加沙移主 , 巴以呈三足鼎立 以色列及巴勒斯坦地理位置 加沙移主,巴以呈三足鼎立 李焰 ,《華盛頓觀察》週刊 2007年第22期,6/20/2007 加沙地區的槍聲揭開了巴勒斯坦內鬥升級的帷幕。6月14日,巴勒斯坦激進派組織哈馬斯一鼓作氣,以武力奪得加沙地帶實際控制權。這一地區原是法塔赫派的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阿巴斯的駐地。法塔赫退敗後,阿巴斯毅然解散了哈馬斯大將伊斯梅爾·哈尼亞(Ismail Haneya)出任總理的民族聯合政府,宣佈加沙地帶和約旦河西岸進入緊急狀態,並決定組建緊急內閣。哈馬斯氣憤地指責阿巴斯此舉為“政變”,兩派矛盾越加白熱化。 “加沙危機是哈馬斯在加沙地區爭奪軍事指揮權的一個反沖。雖然目前的巴勒斯坦政府是兩派共治,但是哈馬斯對爭取巴勒斯坦的政治領導權越來越覺得灰心。他們曾在大選中取勝,但法塔赫分權的步伐卻十分緩慢,特別是在 酒店兼職安全領域,”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東項目副主任漢·邁爾加(Haim Malka)對《華盛頓觀察》週刊說。 哈馬斯佔領加沙後,法塔赫加強了對約旦河西岸的控制。以色列則夾在二者之間,三方形成了割據局面。眼見巴勒斯坦分裂出水火不容的哈馬斯和法塔赫兩個政權,布希政府似乎看到了重續巴以和談的希望。美歐立刻解除了長達15個月的對巴援助凍結,將上百億美元的直接捐款送到了法塔赫手中,並鼓勵其與以色列展開對話。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猶太研究專案主任肯尼斯·沃爾茲(Kenneth Waltzer)說,這是布希在其巴勒斯坦政策破產後做的一件正確的事。 “哈馬斯佔領加沙,和法塔赫形成對峙,其將巴勒斯坦一分為二的想法將是危險 婚禮顧問的。或許最好的方法是和約旦河西岸的法塔赫合作,讓加沙自生自滅,當加沙人民厭倦了哈馬斯的極端主義後,事情或許就有轉機了,”沃爾茲對《華盛頓觀察》週刊如是說。 巴勒斯坦被撕裂了 “危機根源要追溯到2005年阿拉法特的死。”美國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公共政策學者亞倫·大衛·米勒(Aaron David Miller)對《華盛頓觀察》週刊說,法塔赫和哈馬斯原是巴勒斯坦的兩大主力政治派別。法塔赫前任領袖阿拉法特在世時,尚能憑藉其威望壓住哈馬斯的激進主張,但他去世之後,其繼任人阿巴斯在民主、公平的選舉過程中上臺,但卻沒有足夠的權威和能力團結各派勢力,法塔赫和哈馬斯之間的矛盾便日益加深。 2006年1月,在人們的一片驚詫中,哈馬斯在巴勒斯坦立法委員會的選舉中 591戰勝法塔赫,取得了相對多數。但是雙方一直無法在政治分權中達成一致。雖然經過一個多月的討價還價,兩派於2006年3月15日建立了聯合政府,並將財政、外交和內政三個關鍵部長職位交由獨立人士出任,但是哈馬斯仍然感到,執政多年的法塔赫不肯完全放權。 沃爾茲如此形容道:“整個巴勒斯坦聯合政府就是一個擺設。法塔赫和哈馬斯的根本理念不一樣,也從來沒有用同一語調說話。哈馬斯並沒有承擔起掌權後的責任,法塔赫也沒有治癒它的腐敗病和‘裙帶’病。雙方在安全問題上的分歧尤其嚴重。這才導致了如今的加沙危機。” 法塔赫執政11年,巴勒斯坦警察局、情報系統和安全部隊到處都有法塔赫成員,其武裝力量又一直接受美國的援助和訓練。但是,一向堅持與以色列對抗的哈馬斯卻在執政後努力學習黎巴嫩真主黨的成功經驗,在加沙修築了許多堡壘、地 酒店工作道等作戰工事,隨時準備與以色列軍隊對峙,這與主張對以接觸的法塔赫形成鮮明對比。雙方的裂痕急速擴大,最近還出現了一周內五次交火的局面。 “雖然哈馬斯贏得了議會的多數席位,但是法塔赫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政治失敗,不願和哈馬斯完全分享權力。另一邊,哈馬斯眼看著法塔赫日益強大,決定用武力解決問題,因此,這次加沙危機就是哈馬斯要重新在巴勒斯坦掌權的一種策略。”曾擔任美國國務院阿以關係顧問的米勒說,“對於這兩派的矛盾,目前還沒有一個長期的解決方案,法塔赫並不願提供更多的談判機會。” 於是,加沙和約旦河西岸地區這兩塊本已被以色列分割的土地現在又出現了兩個政府,一個是哈馬斯的天下,一個為法塔赫所控制。巴勒斯坦獨立建國的夢想遭到重大挫折,而兩派衝突在過去的6天裏則導致80多人死亡。 以色列隔岸觀火 從地理上,加沙地帶與約旦河西岸 術後面膜地區是分開的,中間隔著以色列。如今,哈馬斯佔領了加沙,而法塔赫武裝仍控制著西岸地區。一些分析家開始討論這樣的可能性:原先為解決巴以衝突、實現巴以共存的“兩國解決方案”,將變成“三國解決方案”,即加沙、西岸、以色列三方。 當然,以色列並不希望趟這灘渾水。以色列官方宣佈,他們不會參與哈馬斯和法塔赫的衝突,除非哈馬斯對以色列發動攻擊。以色列的某些安全官員甚至說,他們希望看到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區被分割開來。哈馬斯在加沙的舉動讓他們更有理由在今年夏天予以反擊。 “哈馬斯搶佔加沙被以色列當作是指認其為恐怖組織的一個機會。”邁爾加說,本來就不得歐美歡心的哈馬斯就更會被西方詬病,失去了作為溫和政治力量的“身份證”。同時,以色列並不想讓加沙地區的軍事行動威脅其既得的外交成果,但如果哈馬斯繼續用猛烈的導彈攻擊對付以色列的話,後者的方針 房屋二胎可能會變化。 沃爾茲則預測說:“在目前的階段,以色列不會插手加沙衝突,雖然法塔赫要求其提供武器。但如果哈馬斯繼續用火箭炮攻擊以色列管轄的地區,以色列有可能在加沙北部截斷哈馬斯的進攻。” 著名的中東局勢分析師、美國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的安東尼·寇茲曼(Anthony H. Cordesman)在其《巴勒斯坦危機的戰略含義》(The Strategic Implications of the Palestinian Crisis)一文中指出,雖然哈馬斯有可能想延續與以色列的非正式停火協定,因為它需要一定程度的冷靜來治理加沙,處理巴勒斯坦的內部事務。但是以色列不太情願繼續維持停火。這等於給哈馬斯以喘息之機,重新得以武裝,走私、製造武器,威脅以色列的安全。 對以色列而言,除敘利亞和黎巴嫩進行武裝衝突之外,加沙可能成為它與其鄰國發生武裝衝突的第三條前線。這可能會給以色列的遏制政策帶來新的麻煩,以色列可能會將更多 代償的國防軍(IDF)和安全力量部署在加沙和埃及,從實質上減少任何在加沙的安全威脅。 寇茲曼分析說,在這場危機中,以色列和美國都沒有時間反應,阿巴斯能做的最多就是鞏固一下他在約旦河西岸的權力。在那裏,哈馬斯和其他極端主義力量並沒有實權。最壞的情況是,如果哈馬斯並不滿足于對加沙的佔領,而繼續攻擊巴解組織在約旦河西岸的地盤,以色列和約旦的安全形勢將更加糟糕。一旦哈馬斯掌控了約旦河西岸,這個激進的政治派別是不會同以色列尋求和平進程的,他們甚至與溫和的阿拉伯國家政府也沒有緊密的關係。 布希自食其果 曾幾何時,美國曾自豪地將以色列從加沙撤軍稱為巴以通向和平的第一步,希望巴勒斯坦能進行公平的民主選舉,沒想到哈馬斯居然在選舉中取勝,參與執政。從此,美國的巴勒斯坦政策逐漸演化成拉法塔赫壓哈馬斯。華盛頓將可能給的資源和幫助都慷慨捐助了溫和的法塔赫,希望他們開啟與以色列的?室內裝潢M平對話。2007年4月10日,美國國會批准布希政府的決定,同意向阿巴斯領導的安全部隊提供5,900萬美元的援助。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特別強調,這筆錢必須“直接交給阿巴斯,而不能由哈馬斯領導的政府部長轉交”。 但事實證明,哈馬斯遠比美國想像的更有能力,更難對付。美國在巴勒斯坦內部分而治之的政策加劇了兩派的矛盾和衝突,釀成了今日的加沙危機。華盛頓觀察家由此感歎道:我們對巴勒斯坦政治干預得越少,情況就會越好。美國插手巴勒斯坦所做的幾乎每一件事都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哈馬斯佔領加沙地區暴露出布希政府分裂巴勒斯坦政策的根本錯誤。”邁爾加如是說,布希傾向於將法塔赫視為“溫和派”,與其聯手反對“極端”的哈馬斯。然而,這一政策並沒有削弱哈馬斯,也沒有加強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的勢力和對法塔赫的控制。 在邁爾加看來,美國需要鼓勵巴勒斯坦統一,如果在法塔赫和哈馬斯之間沒有基本的權力分享,世界就沒 土地買賣有希望看到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再續政治和平的希望。米勒對此則表示悲觀,認為布希政府一向是不買法律的帳,只買政治的帳。他們處理危機的做法只能是繼續向哈馬斯施壓。 沃爾茲認為,布希目前的政策也有可取之處:“布希的巴勒斯坦政策自從2006年1月就已經陷入破產了。現在法塔赫佔據約旦河西岸,布希政府總算做了正確的事情,拉歐洲一起對法塔赫進行援助,鼓勵其和以色列重開和平談判。” 寇茲曼從法塔赫的角度分析說:真正的問題在於,阿巴斯是否能在約旦河西岸建立起一個有效的政府、安全機制和經濟體系?法塔赫過去在巴勒斯坦的輝煌是否會被其腐敗、效率缺乏、鎮壓政策和資源短缺毀掉?。哈馬斯佔領加沙或許只是相對於以色列的短期勝利?但這場危機對巴勒斯坦人民的命運,對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造成的影響則長期存在。 李焰 ,《華盛頓觀察》週刊 2007年第22期,6/20/2007 http://www.washingtonobserver.org/story.cfm?storyid=1792& 酒店工作charid=2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k83vkcuoi 的頭像
vk83vkcuoi

澳洲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vk83vkcuo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